阿雪

#东方未明的树洞#

一入洛阳就开始疯狂给小师弟拉皮条安排实战的恶师兄似乎已经忘了小师弟修的是短柄这件事儿,拉不住仇恨穿一身白板还要硬顶上这种行为吧……

嘤嘤嘤,还真像是自家师兄的作风。看了看对面强横的血条,虎头鼻未明心里的悲伤不止一点,手里的扇子没停住上下翻飞,心里却是七上八下。

说时迟那是快,短短4个回合,兄弟二人就前后舔了地,虽然用脚趾也能猜到是这样的结果,但真等看到二师兄涨红了脸骂他真是丢脸的样子,虎头鼻未明的心中竟升起了丢丢的愧疚感,他发誓,真的只有一丢丢唉

“是二师兄硬要拖着我打的…“说罢又急忙补上一句”剑我补,衣服我洗,碗我刷!猎的虎鞭都归你!“荆棘看着快笑成一朵狗腿花儿的小师弟,终于归刀入鞘,

还是用拳头比较解恨。

 

 

 

(PS:第一场靠大湿胸爱的胸膛赢了,第二场跟二师兄组合说多了都是泪,不知道各位是怎么过的,我是一回合就躺倒在小王子的无情剑下了……)

评论(3)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