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雪

#执峰# 撒娇男人最好命

好萌好萌  治愈了我的高烧 ( Ĭ ^ Ĭ )

Maggie:

吕鋆峰的室友,一个一米九的壮汉赵志伟生病了




  说是壮汉,其实也不是很壮。一米九的个头一百六十斤的体重,身上全是精肉,胸肌腹肌人鱼线一样不少,手长脚长,身材好的不得了,属于壮汉里比较瘦的类型。




  但他会生病,也是很出乎吕鋆峰的意料了。




  吕鋆峰下了课刚从小卖部买了零食回来,一边吧唧吧唧地嚼着小饼干一边开门,门一推开就看见他的壮汉舍友的被子乱糟糟地堆在床上,被子里奇怪地鼓起一块。




  这不对啊。这个点儿赵志伟应该在上课啊。别是屋里进贼了。吕鋆峰紧张得一口咽下嘴里的小饼干,小心翼翼地往赵志伟床边靠近。




  被子里漏出乱糟糟的一个毛脑袋。吕鋆峰伸手撸了一把,把糊在脸上的头发拨开,看见了他室友一张带着不正常红晕的帅脸。




  “赵志伟?!赵志伟!!”吕鋆峰摸了把赵志伟的脸,发现烫的不像话,叫了两声,赵志伟没有回答。




  吕鋆峰有点发毛。用力推了赵志伟几下,提高了音量又叫了几声,赵志伟终于微微地动了动埋在枕头里一头乱毛的脑袋,从嗓子眼里哼了一声回答他。





  赵志伟发烧了。烧的挺严重的。




  起因是头一天打篮球的时候耍帅,薄外套里穿了一件松松垮垮的,袖口几乎快开到肚脐的篮球衣。




  打到激烈处又一时兴起把外套扯掉甩开了,刚运动完的一身汗,冷风一激就成了促使他感冒的元凶。




  回宿舍之后冲了个澡,洗完头发也不吹干倒头就睡,第二天壮烈地发起了烧。




  于是乎就造成了现在的局面。一脸颓废的赵志伟被他的小包子室友用了吃奶的劲从床上拽起来,弓着腰像个小老头儿一样靠在床头咳嗽。




  “你坐着等我一下哦,把被子盖好别乱动,我去给你找退烧药。”




  小包子室友一边唠唠叨叨,一边把被子堵到赵志伟的脖子,捂得严严实实的,然后抱着腿蹲在地上在柜子里东翻西找。




  啰啰嗦嗦的真像个小老太太。小老头儿赵志伟如是说。




  吕鋆峰找好了药,又颠颠儿地跑去给赵志伟倒热水,倒好热水就小跑到赵志伟床边,一屁股坐在赵志伟床上。




  吕鋆峰伸长手臂从背后把被自己用被子团成团的赵志伟搂住,把药喂给赵志伟,然后又用另一只手拿水杯喂他喝水。




  小包子室友的手长得白白嫩嫩的,看起来就很好摸。





  所以在这只手拿着药片喂到自己嘴边的时候,赵志伟鬼使神差地伸出舌尖,轻轻轻轻地碰了一下那捏着药片的细嫩指尖,卷走了药片。




  吕鋆峰并没有在意。




  他喂赵志伟多喝了几口热水,然后轻轻地抚摸赵志伟的背给他顺气,怕他呛到。




  “你这只小包子,也不是太傻嘛。”赵志伟盯着坐在自己身边的小包子室友,声音哑哑地说。




  “啊?”吕鋆峰睁大眼睛微微张开嘴表示不解。




  赵志伟看着小包子室友这副呆萌可爱的表情,没忍住笑起来,夹杂着几声咳嗽。




  “我是说,你还挺会照顾人的。”




  “那当然了,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啊。”吕鋆峰听到他咳嗽,又赶紧轻拍赵志伟的后背。




  “是是是,就你最会照顾人了,峰峰哥。”赵志伟抿着嘴笑。




  “…哼。”




  “峰峰哥。”赵志伟靠在小包子室友的肩膀上,对着耳朵吹气。




  “干嘛。”吕鋆峰的耳朵红红的。





  “我还想喝口水。”吹气。




  “给你。”水杯递到嘴边。




  “峰峰哥。还要喝。”又吹气。




  “喏。”水杯又递到嘴边。





  “…还要。”继续吹气。





  “给给给你你你自己喝!!!”





  吕鋆峰的耳朵红的要爆炸。





  吕鋆峰的睫毛抖呀抖。





  吕鋆峰害羞了。





  吕鋆峰夺门而出。





  吕鋆峰靠在门外,平复自己砰砰作响的心跳。




  “这个赵志伟,这么大人了撒什么娇呢。”




  门里的赵志伟,背靠床头坐在床上,把脑袋埋进被子里,低低地笑起来。




  这个小包子。




  为什么撒娇啊。




  因为喜欢你啊。







End





评论

热度(67)